今天是:2018年09月23日 |

欢迎光临北京市汇融(东营)律师事务所网站!

理论研讨
首页 汇融学术 列表

实务中对有疗效的假药案如何处理

2018-07-09 09:00:18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  这几日,因为电影《我不是药神》的大火,销售假药罪这个罪名进入了大家的眼球。那么,刑事实务中,公检法的办案人员对于这一类案件(尤其是非典型假药案件)是如何认定以及办理的呢?


  以下先作一些梳理:


  一、有疗效的好药为什么也会被认定为“假药”?


  我国刑法中假药的定义,由药品管理法规定。除了明显成份不符合标准的“典型假药”以外,还有六种“非典型假药”,是按照假药论处的,它们是:


  (一)国务院药品监督管理部门规定禁止使用的;


  (二)依照本法必须批准而未经批准生产、进口,或者依照本法必须检验而未经检验即销售的;


  (三)变质的;


  (四)被污染的;


  (五)使用依照本法必须取得批准文号而未取得批准文号的原料药生产的;(六)所标明的适应症或者功能主治超出规定范围的。


  陆勇案中的格列卫由印度公司生产,未经我国批准进口,因此按照刑法以假药论处。陆勇案件详情


  在实务当中,其实还有大量有治疗效果的好药,但是被认定为假药的案件。


  比如2011年的倪海清案。


  案号:(2012)金婺刑初字第489号


  倪是浙江省金华市的一名江湖郎中,出身农民,小学文化,没有行医资格。倪海清称其十多年前偶然获得了别人的祖传秘方,在此基础上,研制出了一种治疗晚期癌症的中草药秘方,救治了数百名晚期癌症病人。


  2009年,他成立了海清民间草药研究所,之后获得了肿瘤内服中草药片剂国家发明专利。但其研制的中草药片剂并无生产许可证及药品管理部门批准文号。


  2011年10月17日,金华市婺城区公安局查封了倪海清的研究所、仓库及与其合作的金华协和门诊部,抓捕了倪海清及其儿子、妻子、坐诊医生等7人。理由是:在明知未经国家药监部门批准的情况下,生产名为“海清中草药肿瘤研究所研究成果”的药品,并向上门求医的患者销售。


  2013年4月8日,倪海清被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法院的一审判决触犯生产、销售假药罪,并处有期徒刑10年。


  有治疗效果的民间偏方,被认定为假药,该案在当时也引起了轩然大波。


  二、我国司法实务是如何认定销售假药罪的?


  其实曾经的销售假药罪并不是现在这样规定的。


  我国1997年刑法规定为“生产、销售假药,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”。也就是说,只有司法机关有证据证明涉案的药品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,才会被认定为销售假药罪。


  但由于司法实践中,要证明一种药品在人体服用以后,“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”,取证非常困难。为了保护药品市场的安全稳定和人们的身体健康,因此在法条中去掉了这个条件。


  2011年,刑法修正案(八)将本罪去掉了“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”的要求。只要符合上文的六个标准,一律按照假药论处。


  司法实务中取证的难度顿时降低了,只要药品监管部门出具了认定为假药的鉴定意见,一般即可以按照销售假药罪进行定罪处罚。


  关键问题在于:


  销售假药罪保护的法益是病人的生命健康权和药品市场的安全稳定,而陆勇一类的案件并没有危害到病人的生命健康,有的还有很好的治疗效果。


  那么,这些因未经批准进口而以假药论处的“法律拟制型假药”是否应该进行特殊对待?


  实际上,最高检最高院早有司法解释,《关于办理危害药品安全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》第十一条第二款规定:“销售少量未经批准进口的国外、境外药品,没有造成他人伤害后果或者延误诊治,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,不认为是犯罪。”


  这个司法解释充分说明:保护人的生命权、健康权才是销售假药罪立法的核心意旨。不应该因为药品市场、专利管理的缺陷,司法取证的难度太大,而导致好药被当成假药处理。


  三、实务中的难点


  在很多人呼吁,销售假药罪的认定过于宽泛时,错杀好药时。我也要指出:假药案件对民生的危害也是致命的。


  近年来我国生产、销售假药的案例层出不穷。


  例如,2006年齐齐哈尔第二制药有限公司生产、销售假药案,安徽华源公司假欣弗案、假避孕药品案。


  2007年假冒“人用狂犬病疫苗”案,2012年的毒胶囊事件。


  假药对人们(尤其是相关患者)的健康、生命造成了重大的威胁,这些假药事件无不令国人愤慨。在此背景之下,我国才于2011年修正了刑法对生产、销售假药罪的规定,不管有无严重后果,只要相关人员实施了相关行为即构成本罪,从而更加有利于打击生产、销售假药的犯罪。


  立法没有错,对于危害患者健康的假药案件应该严惩不贷。但是司法实务中,办案人员也应当把握立法的核心宗旨,对于某些以假药论处的“法律拟制型假药”,如果没有造成他人伤害后果或者延误诊治,甚至对于患者还有治疗效果的,则应当分别对待。


  四、思考


  在办案中,承办人不应当迷信监管部门的鉴定意见,只要认定为假药一律机械处理。而要自己去对患者、对涉案药品进行充分的调查,对涉案药品的性质有一个准确而全面的把握。从而对案件作出罪责刑相适应的处理。


  同时,对于某些案件,应当及时进行释法说理,为什么司法机关对于这些案件严惩不贷,对于那些案件却是网开一面。通过释法说理,去普及法律知识,增强当事人对于司法机关的信任,实现公平正义。


  法律没有错,只是办案人员可以做得更好,让当事人心服口服。


相关热词搜索:

13280360237

1525848424.jpg